您现在的位置:自费出书 > 老人出书攻略

齐鲁故事——最坏的人

编辑:admin 内容来源:未知 时间:2017-06-04
• 文章导读
什么是最坏的人,我的理解就是对你非常甜蜜,背后给你下狠手的人。这里就给你说一个这样的人。 人,都交朋友,而且交朋友都想交好朋友,可靠的朋友,互相帮忙的朋友。 尹东, 55 岁,他中等个子,圆方脸,面皮不是很白,但也显精神焕发。他自三十多岁时就组织起了自己的施工队伍,给周围村庄和厂矿干些工程,工程有大的也有小的,可他都能胜任每项工作,都能保质保
目录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4


什么是最坏的人,我的理解就是对你非常甜蜜,背后给你下狠手的人。这里就给你说一个这样的人。

人,都交朋友,而且交朋友都想交好朋友,可靠的朋友,互相帮忙的朋友。

尹东,55岁,他中等个子,圆方脸,面皮不是很白,但也显精神焕发。他自三十多岁时就组织起了自己的施工队伍,给周围村庄和厂矿干些工程,工程有大的也有小的,可他都能胜任每项工作,都能保质保量的圆满完成任务,挣到了自己该挣的钱。

尹东在外干工程,难免就接触人多,认识人多,交朋友就多。2012年,他在一朋友处认识李玉石。后来,经过多次交流,成为了好朋友。

王光头57岁,薄薄的嘴唇,圆圆的小眼,两眼不住的闪动,一眨一眨的,让人一看,此人就不忠厚。

王光头他没有固定的职业,干过建筑公司,也成立过自己的公司,当过经理,但都因经营不差,没有发展起来。随着市场经济的开放,不挣钱就难以养家,那么,他就几个人扯伙,联合干点为国有企业供点货,拍卖点大企业物资,从中倒出一点利润,但也很微薄,去了请客的钱,所花的费用,得到的也是很少很少了。

尹东通过工程认识了王光头,两人经常在一起喝几盅,谈天说地,同样,也谈些经营中的事。交流的次数多了就成为了无话不拉的朋友。难免也谈一些生意上的事。

在一个天空晴朗的春天里,尹东又同王光头在聚东饭店集合了,两人又要在这里喝几杯,交流一次。这次是尹东请客,王光头白吃。十二点钟,两人从不同的方向走进了聚东饭店,选在206房间。尹东点了6个菜,一个汤。因为还有一个司机,所以是三个人在一起吃饭的。

尹东今天特别高兴,同王光头边喝边聊,说的上喝的高兴,聊的爽快,在聊中王光头问尹东:“你最近做什么工程了。”尹东说:“刚结束了一个二十万元的工程,最近又在谈一处30万元的楼房。王光头说:“你接这次工程是什么地方的?”尹东说:“华顺科技的。”王光头说:“华顺科技在什么地方?”尹东说:“在城郊,是一个民营企业,有固定资产2000万元,工人100多人。王光头说:“他那里效益好吗?”尹东说:“效益很好,工人工资按时发放。”王光头:“这次如三十万元的工程,你能挣多少万元?”尹东说:“挣8至9万元。”王光头说:“工程好干吗?”尹东说:“盖三层楼房,不很复杂。”王光头说:“那你又挣几万元。”尹东说:“先付30%,其它盖起来再给,如不拖欠的话,挣6万元很有把握。”王光头说:“祝贺你挣钱,挣了咱再喝酒。”尹东说:“喝酒没问题。”两人每人喝了两茶碗酒,还又喝了两瓶啤酒冲了冲。

尹东之所以高兴,是因为他最近的工程很顺利,而且工程一个接一个。他正在为接到华顺科技楼房施工做准备时,华顺方通知,因承包给你的费用偏高,而让给了另一建筑公司。

尹东当时很纳闷,已经定好了的事,怎么发生了变化呢!他百思不得其解。

十几天后,尹东又同王光头坐在了一起,这次是有王光头的一位朋友请客的。经过交流尹东知道他也是做建筑工作的,两人边聊边谈同行业的事情,他们也就逐渐熟悉起来。但各自都保持着各自的秘密,因为同行是有竞争的,你干了别人就没啥干,所以,只说些冠冕堂皇的话。

不几天后,王光头又请尹东喝酒。这次只有他二人,有原来的交情,两人还是无话不聊。在聊当中,大多数是酒过两杯后聊的更多,难免王光头不断的探讨尹东最近干的什么工程,又要接什么工程。在接什么工程时,王光头是这样问尹东的:“你最近又接新工程没有。”尹东说:“最近准备接高新区顺发制造钢结构车间基础和地面硬化。”王光头说:“这次的工程得多少万元?”尹东说:“只硬化就2千多平方米,还有60个基础柱石墩。”王光头说:“能挣多少钱?”尹东说:“挣十几万元没问题。”王光头说:“你又发了。”尹东说:“发是发不了,可挣个馒头吃没有问题。”王光头说:“祝你早日接这个工程,挣更多的钱。”尹东说:“谢谢你的祝福。”两人边说边聊三茶碗酒进肚子。二人仍兴趣很浓,但因尹东下午要谈工程,没有再喝。

从这次喝酒后,尹东盼望着高新区顺发制造的工程提前鉴约,可等了十多天以后,仍然没有动静,他就亲自去问厂家。厂家的答复是,早叫新华建筑公司干了。尹东就问顺发制造:“咱早谈好的,怎么就改变了呢?”顺发制造这位负责工程的人员答复:“咱都是搞企业的,谁的节约钱就用谁的,新华建筑公司比你节约五万元。”尹东没有再说什么,因为企业都是以效益来衡量的。

自从这两个工程丢失后,尹东心里老是感觉不太对头,怎么说好的工程,马上就要挣钱的工程怎么就泡汤了呢。

从这两个工程丢失后,王光头又请了尹东两次,尹东请了他三次。

半年以后,尹东同新华建筑公司的财务总监王顺做在了一起。两人经过叙村庄,还是有拐弯子亲戚,而且又是在酒桌上认识的。两人越聊越近乎,越聊越投机,不知不觉酒喝的有点过量了。这时候,王顺问尹东:“你认识王光头吗?”尹东说:“认识,我们是老朋友,好朋友。”王顺说:“是深交吗?”尹东说:“是,经常在一起喝两盅。”王顺说:“你感觉这人怎么样?”
尹东说:“很好。”王顺说:“你原来华顺科技制造的楼怎么丢的,你知道吗?”尹东说:“不知道。”王顺说:“顺发制造的车间地面和柱墩工程你知道吗?”尹东说:“知道,我谈好了,不知怎么搞的就丢掉了。”王顺说:“交朋友要交好朋友,出卖你的不是真朋友。”尹东说:“谁出卖我了?”王顺说:“那个王光头啊,他从你那里得到信息,把信息告诉我们经理,让我们经理压低价去谈工程,所以你的工程就干不成了。”尹东说:“这是真的吗?不可能的事。”王顺说:“他都拿了好处费了,第一次的一万元,第二次的两万元,我下的帐,并是我给他的。”尹东这时长了脸了,精神再也振作不起来,草草的结束了酒场。

尹东同王光头交流了五年多,喝酒上百次,被他出卖下黑手,一年以后,才弄明白,可已经晚了很多,损失了很多。

尹东感悟:“最难防的是这种嘴上甜如蜜的好朋友,这种人防不胜防。”

王光头同伟向阳是好朋友,他们好朋友来还有一个因由,那就是一次巧合。

这天,伟向阳去公安交警办事务,恰巧碰到了王光头,难免两人原来有一面之交,不是很熟悉。两人同时到交警队办事,就寒暄了几句。

当时,伟向阳正在为他家的机械加工厂选址,到处找不到合适的地方,碰到了王光头,伟向阳就问了他一句:“你看那里有地方?”王光头说:“你找地方做什么?”伟向阳说:“我家上了一处机械加工厂,地方太小,难以施展。”王光头说:“我做企业的地方,老板还有一块地方闲着,我给你问一下。”伟向阳说:“那太好了,我等你信息。”两人说完,各自去处理各自的事情了。

过了几天,王光头给伟向阳打电话说:“他已经向有地方的老板问过了,那块地方可以租给你,可价格要面谈。”伟向阳说:“我跟那老板不熟,你做中介人,给谈下来。”王光头说:“好,我尽量给你做。”

这期间,伟向阳又去找了王光头一趟,同有地的老板亲自谈了一上午,经过来回协商,最终达成协议,此老板原来承包多少钱就按多少钱租给伟向阳,电费单独设表,单独付费。

伟向阳需要的这个地方,有一亩地的面积,定为租赁费每年1万元。车间,办公室等需要伟向阳自己建设。

王光头在中间牵线,马上同此老板鉴定了用地协议,租期为十年。

协议鉴定后,伟向阳就大刀阔斧的动起工来,先找了打底座和打混凝土的施工队伍,按照钢结构车间的要求,打上了十六个底座,每个上面都设定了螺杆,用来固定钢结构的槽钢,把整个框架拉起来,然后用铁板封起来,钢结构车间就算完成了。

底座打好后伟向阳找的按装钢结构的施工队伍迟迟不能到位。为此,伟向阳跑了十几趟,而且在春节前先付上了壹万元,所以伟向阳有点生气,而导致后来一些不愉快的事发生。

伟向阳一趟一趟的跑,最终用了两个多月的时间,才终于把钢结构车间盖了起来。

伟向阳又找来施工队伍,硬化了钢结构车间地面,又找人安装上了16吨的行车,陆陆续续把原来的设备拉来,又购买了两台新设备,一台摇肩钻,一部50车床。其它配套设备也一概上了起来,达到了配套加工,配套服务,成为一体化完整的机加工系列厂。

在把边上设备边投资的情况下,伟向阳又找施工队盖上了四间办公室和厨房,做到管理和生产相配套,达到合理利用设备,机智指挥生产,生产效益逐歩增长,每年都有好收益。

自车间正式投入生产后,伟向阳同王光头成了左右邻居,两人接触的多了起来,交流的多了起来。

伟向阳为了把同王光头的关系搞好,他从建开始就决定每周请王光头一次。自做出这种决定后,伟向阳是如实去做,只要到了星期天,他就炒上菜叫王光头去喝几盅,每次都是两茶碗以上。有时候,也到外边的饭店去吃,在饭店显的重视些,高档次。伟向阳的厂子里来了客人,经常请王光头作陪,借以拉动两家的亲近,达到友谊更加深厚。

伟向阳同王光头这样处了两年,两人已经成了无话不拉,什么事情也不保密的地步。

有一件事可以证明他们俩个的关系。2010年的春天,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,伟向阳又请王光头吃午饭,两人畅开心扉,畅开酒量,喝了起来,喝的高兴,喝的开心,不知不觉三茶碗下肚,各人微有醉意,但仍话题十足,气氛不减。到了这种程度,也有点海阔天空,肆意放任的程度。伟向阳问王光头“听说你知道很多同女人发生关系的地方?”王光头说:“你想去吗?”伟向阳说:“去尝试一下也行,一生没有干过这种事,到了这个年龄可以去潇洒一回。”王光头说:“你想出多少钱?”伟向阳说:“都是有多少钱的?”王光头说:“咱这个地方最多的100元,最少的30元,占中间价位的60元。”伟向阳说:“干这些事有没有把握,不要叫公安抓住了。”王光头说:“我同他们已经去了多次了,他们干这些事的地方,都有保护伞,是花了钱的。”伟向阳说:“真这样的话,借酒的高潮,我们去尝试一次。”王光头说:“你要多少价位的。”伟向阳说:“选个中间价位,60元的吧!王光头说:“好,这一种就在铁城周边,属于郊区没有问题。”伟向阳说:“你一定要办稳,第一次要被人抓住了,可坏了我一世英名。”王光头说:“现在什么年代了,只要你想办不会出事的,更坏不了你的英名,怕你没有钱人家不让你走,可就真坏了。”伟向阳说:“大钱没有,这60元肯定有。王光头说:“好,今天咱就去潇洒,但这两份的钱你全付了。”伟向阳说:“只要不出事,不就120元钱吗?

两人说定了此事,李玉石开着车,伟向阳坐在车上,两人兴致勃勃的向需要的地方赶去。

半小时后,赶到了地点。这里是城市的郊区,但也不缺繁华,因为自改革开放以来,这里设立了红灯区。所以,这里很自然的洗头房,洗浴室,饭店,洗脚房遍布全区,都有各种不同的服务,看你的需要而定,只要你需要的,店里都给你办好,说白了吧,最惹人兴趣的性爱,在这里是随处可实现的。

伟向阳同王光头来到郊区红灯区后,王光头找了一家百味洗浴房。他领着伟向阳走进房来,一位吧台女士,张口就问:“二位先生需要什么服务?”王光头说:“先洗浴,再搞一次60元的特殊服务。”女士说:“最近比较紧张,缺少人员,原60元的提升到80元了。王光头说:“怎么才两天的时间就变了,你把你老板叫来。”女士说:“老板不在。”王光头说:“我给你老板打电话。”女士没有阻拦。

原来,王光头同开这家百味洗浴房的老板很熟,他经常到这里让人家给他服务。

李玉石打通了洗浴老板栾超能的电话,只听到栾超能说:“喂,李哥你好!你有什么事吗?”王光头说:“我到你这里洗浴,还带来了一位朋友,我同朋友说,每位特殊服务60元,来了,吧台女士说成了80元。”栾超能说:“这都是自家兄弟,我通知她,还收60元。王光头说:“老是变容易得罪客户,没有客户就没有收入。”栾超能说:“我明白这一点,正因为客户越来越少,保不住费用,才提了价格。”王光头说:“提别人的行,不能提咱的。”栾超能说:“肯定的,你放心好了。”

洗浴室有一个大浴室,这是专供大多数人洗澡用的。这个浴室能一次洗浴20人。洗浴客的小浴池共有6个,都是独立设立的,这种浴池可以男女独自洗浴,无所谓费用高一些。如有一些人,男女关系较密切,也可以一起洗,这就是人们说的鸳鸯浴,两人边洗澡,边调情,边欣赏,边欣赏男女之间的美,边欣赏男女之间的爱。

王光头同栾超能打电话,当然就要享受这种鸳鸯浴的待遇。伟向阳同王光头每人领着一位漂亮的女子,双双走进了鸳鸯浴。

伟向阳是第一次走进这样的场合,有点很不适应。可服务小姐已经赤祼祼的在等待着他。这时候的伟向阳,大脑已经基本麻醉,就很自然的走进了鸳鸯浴。小姐是热情的,小姐是服务的,一会儿给伟向阳搓背,一会儿给他洗身,一会儿拨动他的鸟儿。伟向阳有点麻木,又有些陶醉,不知不觉就把小姐拉在了胸前,揉擦起来,只听到小姐啊呀呀的兴起声,这让伟向阳更增加了一份性感,要发挥他的最大能量。

这位女士已经从事这项服务五年,可她只有22岁,是外地人。伟向阳说:“在洗浴时,办那事不快乐。”女士说:“你洗完澡,我们共同去我的房间。”伟向阳说:“好,收拾一下咱走吧!”女士说:“我的房间在207.我先上去,你快去。

女士说完给了伟向阳一个亲亲的吻就走出了浴室。伟向阳是火热的,伟向阳是急迫的,伟向阳是想尝试的。他等看到女士走后,马上也走出了浴室,把身子擦干,迅速的来到了207房间。

女士来到房间后,把房间里喷洒了香水,把身上喷洒了特殊味道的化妆品。伟向阳走进房间,被这种香气吸引了,被这种香气振奋了,他没有含糊就扑向了女士,女士就是做这种服务的,已经摆好了架势,等待伟向阳的到来。

伟向阳真是生蓬雨露才遇野花,他全身抖擞的压在了女士的身上,拨动武器沸腾起来。刚开始时,武器还算挺拔,可不到五分钟后就松软下来,再任伟向阳怎么活动,也难以蓬勃起来。

女士看到了这一点就对伟向阳说:“你再给我20元钱,我给你舔起来。”伟向阳说:“行,30元也可以,只要蓬勃,让我快乐,这些钱无所谓。”女士听到这里,没有含糊就把伟向阳的鸟放进了嘴里,来回拉动,舌条滚动,让伟向阳麻木,不知不觉就蓬勃了起来。

伟向阳奋起武器,插进了女士的花心,来来回回抽动,反反复复敲打,又用了十几分钟,才结束了这次云雨。让伟向阳高兴了一次,快活了一回,潇洒了人生。

伟向阳没有含糊又掏给了女士50元。

伟向阳下的楼来,李玉石还没有下来。楼下有一洗脚室,一位漂亮的女士对她说:“给你洗洗脚吧!”伟向阳说:“洗一次多少钱?”女士说:“这里偏宜,只收10元钱。”伟向阳说:“好,我那位朋友还没来就洗一下吧!”

女士又给伟向阳洗了二十分钟脚,李玉石才从楼上下来。伟向阳看了一下时间,王光头从洗浴开始,到走进房间,足足用了两个小时。在房间同女子的时间达到50分钟以上。这让伟向阳惊讶。

自从这次共同走进洗浴房后,伟向阳同王光头的关系已经到了火热的地步。就像人们常说的有三种人最亲密;一种是同过窗,一种是扛过枪,一种是嫖过娼。从这些言话看出,伟向阳同王光头的关系已经非同寻常,是无法用一般语言来形容的。

又两年后,伟向阳的车间,当时在安装时,有一些遗留问题,甲方没有及时处理,伟向阳很不满意。不满意的最好表现形式,那就是少付款,所以欠了甲方一部分款。

盖车间时,伟向阳找了一个叫田皮虎的人。此人矮矮的个子高,小小的眼睛,黄黄的脸皮,让人一看,此人就是一个奸诈的人,小架子的人。

伟向阳原来同田皮虎认识,有过几次酒场的交流,感觉说话说的来,谈的也合适,所以,他才找田皮虎来给自己干钢结构车间。为了尽快把车间建起来,在春节前就先付了两万元,并说定过了春节后,农历正月十五日开始动工,迅速竣工,快速投入生产。

春节过后,伟向阳连续去找了田皮虎十次。但迟迟不能动工,直到时间过去了半年,才开始给伟向阳把钢结构车间加工起来。

钢结构车间加工起来后,马上就来到了雨季。这年的雨水不是很大,可来的特别早,一场雨下来,伟向阳数了一下车间的漏雨点就有30多处,这更增加了伟向阳的不满。

伟向阳一再打电话让来人维修,田皮虎派了两个人来,上车间上看了看,象征性的搞了一下就走人了。而且,车间下雨时该怎么漏还是怎么漏,这更增加了伟向阳的反感。他连续给田皮虎打电话让来人维修,连续打了几天,连个人影也没有见到。

往往事情都是这样,形成了矛盾,而且不去化解,矛盾就会升级,越升越严重,直到激化。

事情激化就只有走进法律程序,用法律解决困难,把问题处理掉。

伟向阳看到田皮虎对自己的工程如此潦草不放在心上,把欠田皮虎的工程款一拖再拖,不如实的给他。

田皮虎看到伟向阳的工程款如此难要,他道听途说某单位欠伟向阳一车煤款,有3万多元。没能弄明白真像,他就找了属地法庭用传票形式扣压了伟向阳的煤款。

实际上,伟向阳的煤款不是写的他的名。这就给这笔款带来了灵活性。

伟向阳接到厂家的通知后,马上采取行动。找了一位同厂长较好的朋友,在城里吃了一顿名吃,马上说定,给他部分好处费,迅速的把这笔款拿到了手中。

伟向阳自这次后,非常气愤。原来时,他经常同王光头在一起喝酒,王光头说他的一位亲戚同法院的关系较好,能运作打官司这样的事。

这天,伟向阳找到了王光头,对他说:“你说过有一位亲戚帮你村的某某打官司要来了100多万元。”王光头说:“是的,我同他去找的我这位亲戚。”伟向阳说:“你同我去找他一下,帮我打一下田皮虎的官司。”王光头说:“行,这好说,我联系他一下咱就去。”伟向阳说:“这件事就拜托你了!”

当时,王光头没有马上联系。两天以后,王光头联系到了他的这位亲戚,同意让我们去,让他看一下我们的条件。

王光头的这位亲戚叫房能。房能,48岁,参过军,干过企业,经营过企业,后来同成立了联合股份制企业,他任董事长兼支部书记。他,工作能力强,社交面广,帮人做过很多事情,在李玉石周围的人打官司,大部分人只要熟悉一些的都找他帮忙,他都尽心尽意去做,取得了很大成功。

两天以后,王光头同伟向阳找到了房能。王光头说明了情况,房能看了伟向阳的资料,他同意帮助伟向阳打这场官司。

房能给伟向阳找了一名律师是他比较熟悉的,少收几百元律师费。他咨询了律师这种案子是否能打官司。律师说能打。然后,房能让伟向阳去找这位律师,同他说明情况,让律师给写诉讼状,递交法院。

伟向阳找到了这位律师这位律师叫木子发,是一位五十多岁的老律师,他已经从事律师工作多年,而且也是比较优秀的律师。

伟向阳找到律师后,同他说明了情况,他又到伟向阳的车间看了一下,同意为伟向阳打这场官司,并让伟向阳明天带1500元律师费来,先交上才能帮助你打官司。

到了明天,伟向阳交上了1500元律师的费用,木子发已经起草好的了起诉书,他要把这份起诉书交到法院,法院同意立案,官司就可以成立。

木子发到法院让经济庭法官看了起诉书,同意立案。这样,伟向阳的官司进入程序中。

本来,田皮虎起诉了伟向阳。这样,伟向阳又起诉了田皮虎。两人在这场官司中各自做着工作。

不说田皮虎怎么做工作,伟向阳这边的工作做的很顺利,原因是房能同经济庭的庭长很熟,已经有过多次的合作关系。这种合作关系是以金钱来衡量的,这是让伟向阳想不到的,但事实就摆在面前,只有面对现实。

房能同这位庭长经过交涉,先定好奉送总额的五个点,也就是百分之五。共五万多元的官司就先收取2500多元,这是合理的自我收费,你必须多给点运作费,才能帮你打赢官司,为了顺利打赢官司,伟向阳一次就付了1万元。

经过房能的运作,伟向阳的官司迟迟不能开庭。原因有二,一是房能付给了庭长好处费,他难以摆平此事了,也就是伟向阳的官司打不赢了。二是田皮虎也作了工作,他找的直接判这个案子的副庭长,他同样也付上了几个点,又多付了几千元的好处费。正因为这样,使房能找的这位庭长难以打赢这场官司。

本来是按程序三个月就要结案的官司,足足打了一年。最终判决伟向阳付给田皮虎5万元建设费用,所有打官司的费用也有伟向阳负责。实际上,伟向阳败诉了,而失去了经济也失去了精力。

伟向阳同王光头找到了房能,对他说:“这次官司败诉了。”房能说:“我早知道了。”伟向阳说:“打了一年,什么也没得到。”房能说:“我已经同庭长说好,咱再上诉到中院,要求驳回原判,重新判决。”伟向阳说:“那很好,又拖一年,这点钱就拖没了。”房能说:“中院我找人。”伟向阳说:“那就靠你了。”

房能又找了木子发律师,伟向阳又交上了1500元律师费。木子发起草了上诉书,大体意思是判决不公平,一是区法院违反法律程序官司早应判决,拖延6个月才判决。二是工程需要鉴定,再进行判决,三是所有打官司的费用,全部让伟向阳付有失合理,均应平均分配。

木子发律师按照房能的安排,把上诉书递到中级人民法院,想法是驳回原判,再等待一些时间,拖一下就有回旋的余地。

这些官司的进行,是有王光头带头引进的,所以,他不断的向伟向阳打听官司的进度。伟向阳认为,他帮助打官司找的人,又有一片热情,只要王光头每次问,伟向阳都如实的把打官司的进度向他诉说。这样,王光头就掌握了伟向阳的全部进程。

王光头掌握了这些材料后,他又同田皮虎联系,让田皮虎请他喝酒,他就把所掌握的进度全部汇报给田皮虎。

田皮虎知道了其中的内慕就千方百计想办法对付伟向阳。本来,田皮虎找的律师同市法院的一些庭长都有经济关系,他们都用自己的操作方法去运作,保证一些官司的打赢。

田皮虎掌握了伟向阳给法官五个点后,他就大挥其手,同律师说,高于伟向阳三个点,也就是说多拿出了30%的钱。

田皮虎的律师拿着多于伟向阳三个点的钱,找到了中级人民法院的吴庭长,把钱奉送上,堵住了吴庭长的嘴。

法律的中间空隙很大,有时候左摇一点,右摆一下,也是符合法律程序和法律条款的,这就给法官造成了很多捞取好处的渠道,这也真应了那句话,打官司法官吃了原告吃被告。

半年以后,开庭了,伟向阳同木子发一块参加开庭,结果恨糟,田皮虎胜诉,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。

伟向阳的官司输了,他花掉了近两万元,欠五万多元的官司,当中失去了就两万多元,还没有赢官司,付出了精力又付出了财力,是双双损失的事,是最赔本的事。

伟向阳输官司的另一个原因,那就是李玉石透入了他的底细,让田皮虎掌握了伟向阳的操作过程,根据他的底细再去运作,超过了他的底线,官司也就打赢了。

这时候的伟向阳一直被蒙在鼓里,继续同王光头吃吃喝喝,三天一次五天一回,兄弟长兄弟短亲热的了不得。

房能看到伟向阳的官司打输了,钱又无法退回,他自告奋勇找执行庭庭长让其不去执行伟向阳,把拖欠的田皮虎的钱继续拖延,达到一定的目的后再逐渐还清田皮虎的钱。

半个月以后的一个星期天,伟向阳又请王光头在一块喝一盅。他们这次选择了附近的一家刘家炒鸡店。小店不大,但炒的鸡还是别具风味,独具一格。所以,伟向阳才选择了这里。

每次到刘家炒鸡店,伟向阳都是先打电话,让店主给提前做好准备,人到了,鸡熟了,坐下就开始使用了。这次,同往常一样,伟向阳先打了电话,说十二点准时到,去了马上用。

十二点钟,伟向阳同王光头双双来到了刘家炒鸡店。今天店里特别忙活,已经有几桌人员齐了,可我们是早安排的,早留的桌,虽然去的晚,可菜上的早,开始饮用的早。

伟向阳同王光头走进房间后,只十几分钟的时间,炒鸡就端上了菜桌。伟向阳同王光头边吃菜边聊天,先是海阔天空的乱扯,可扯着扯着王光头就扯到了同田皮虎的官司上。王光头问:“你同田皮虎打的官司怎么样?”伟向阳说:“你给找的房能,他说的没有做到,我们败诉了。”王光头问:“败诉到什么程度?”伟向阳答:“全部经济损失有我们承担。”王光头又问:“还有继续打赢的希望吗?”伟向阳说:“没有了,这是最终判决。”王光头又问:“那再怎么办?”伟向阳说:“房能给想办法,拖下来不去执行咱,晚给他半年就算胜利了。”王光头说:“房能怎么说的。”伟向阳说:“他说,把车变更了,把资产变更人名,让他执行就是了。”王光头说:“我明白,那就是手下没有资产,执行也没啥执行。”伟向阳说:“就是这个意思。”

两人边吃菜边喝酒边聊天,不知不觉两杯酒下肚,还感觉不够意思,每人又倒了半茶碗喝上,才算有点酒意,吃了饭,结束了这次酒宴。

这时候的伟向阳一直蒙在鼓里,他不知道王光头已经出卖了他一次,所以才把实情都同她说了,这才让王光头有了喝酒的路子。

到了明天,王光头就拨通了田皮虎的电话,对他说:“你今天有时间吗?”田皮虎说:“你要做什么?”王光头说:“你打官司的事,同你透一下信息,可你得请客。”田皮虎说:“请客没问题,你定地方吧!”王光头说:“那咱就去沿河路的状元红饭店吧!”田皮虎说:“行,我十一点钟赶到。”王光头说:“一言为定,中午见。”

中午十一点左右,田皮虎同王光头先后来到了状元红饭店。这处饭店在沿河路边,清静幽雅,闲杂人少,熟人在这里相见的机会很少,所以,王光头才选择了这里。

两人落座后,田皮虎已经让饭店服务人员泡上了茶。他给王光头倒上了茶,开门见山的问王光头“你说我的官司有信息,什么信息?”王光头说:“你的官司打赢了,可钱要不了来。”田皮虎说:“那为什么?”王光头说:“因为伟向阳已经找了执行庭,所以你不好要来。”田皮虎说:“已经判了,他就应该给。”王光头说:“你不懂,他把所有资产转移了,他给你什么。”田皮虎说:“那怎么办?”王光头说:“赶快找人,去执行他。”田皮虎说:“法院执行庭我不熟,没有熟人,你有熟人吗?”王光头说:“我同区法院执行庭刑庭长很熟。”田皮虎说:“你给我找一下他。”王光头说:“要给他点好处。”田皮虎说:“怎么给他好处。”王光头说:“买物品也行,钱更好。”田皮虎说:“钱实惠需要多少钱?”王光头说:“最少不能低于2000元。”田皮虎说:“那就给他2000元,你给我运作。”王光头说:“这没问题。”

两人达成共识后,田皮虎给了王光头2000元钱,让其送给刑庭长。

刑庭长也是房能的朋友,王光头是通过房能认识的刑庭长。如此说来,房能帮助伟向阳打官司,他们是知已的关系,刑庭长又是房能介绍认识的,王光头应该帮助房能,可恰恰相反,他去帮助不知已的人。从这一点看,此人是够坏的了。

王光头找到了刑庭长,说明了情况,把田皮虎的2000元好处费送上,邢庭长笑纳。并马上表态,立即执行伟向阳,把所欠田皮虎的钱要回来。

刑庭长得到了田皮虎的好处费,马上组织本庭人员对伟向阳的所有车辆和固定资产进行了冻结。

伟向阳不知所以然,马上要通了房能的电话,对他说:“你给运作的执行庭怎么已经查封了我的车辆和车间。”房能说:“冻结就冻结了吧!”伟向阳说:“那么怎么办?”房能说:“把钱给他吧!”伟向阳说:“我那有这么多钱!”房能说:“我借给你4万元。”伟向说:“没有别的办法了?”房能说:“算了,不和他们计较了。”伟向阳只好按照房能说的,同房能处借了4万元,又增了一部分,全部还清了田皮虎的钱。

两年以后,伟向阳要贷一笔款,可经银行查询,有一笔不良记录在网上挂着,是中国法制网,影响到了他贷款的信誉。经过多方了解,是有区法院执行庭挂上的,可已经还款两年多了,怎么还挂着,需要消去,才能贷款不受影响。

伟向阳打电话问田皮虎:“当时我们打官司,你找的执行庭谁,赶快把我的网上挂的信息去掉。”田皮虎说:“我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庭长,是王光头给我找的。”伟向阳听到这里,恍然大悟,我说找的人怎么顶,官司就打输了呢!原来是内鬼作怪,把伟向阳的所有信息都透入给了田皮虎,让人家打了有把握之仗,可伟向阳一直把李玉石作为知已,倾其所有真实,让他不断的出卖,不断的得到好处。

从电影上看,最怕内部出叛徒,如出了叛徒,损失将是无限的大。从书本上看也是如此,无论什么时候,只要内部有了内奸,本部造成的损失将是惨痛的。

不怕当面说你坏话的人,不怕当面和你撕破脸皮给你难看的人,就怕这种埋藏在内部,让人难以发现的人。这种人是最难防备的人,是最坏的人。

魏开安


  • 评职称出书费用
  • 评职称出书方式
  • 如何评职称出书
  • 专著出版挂名
  • 个人出书到底能不能赚钱? 个人出书到底能不能赚钱?自费个人出书成本多少?出书后期能不能赚钱?出书能给自己带来多少好处?当然,出书目的不同,出书的方...
  • 个人出书书号需要续费吗 书号是一次性购买,购买后可以伴随书籍的一生,不用续费。书号就是一本书在国家备案的唯一编码,国内正规书号申请需要通过杂...
  • 老师出版专著省钱窍门首次大公开 小编近来发现,越来越多的单位和高校规定老师评定副高、正高职称,要求出版学术专著。出版学术专著一是可以作为评定职称的条...
  • 查询书号的官方网站(免费查询书号、CIP,鉴定书号真伪) 为了广大出书客户不被假书号、过期书号、非大陆书号(香港书号等)、一号多用所欺骗,本站特公布免费查询书号真伪的官方网站...
  • 博客作者想出书须知如下常识 就目前我国出版社出书现状来看,出版的方式主要有三种,即自费出版、合作出版和出版社出版(本版)
  • 出书怎样联系出版社 一般在联系出版社之前,首先作者已经完成或者接近完成书稿。然后作者应联系出版社编辑,将部分书稿,或者全部书稿发送给编辑...
  • 春节坚守岗位的医生们 忙碌而满足着 春节来临,当我们家家户户张灯结彩欢聚一堂的时候,当我们其乐融融共吃年夜饭的时候,可曾想过医生群体们依然坚守在工作岗位...
  • 医生:为什么我们需要做科研? 当你具备了科研和论文写作的能职称论文发表多少钱力,你的眼界和思考就会与众不同,你的概括和分析能力就会超越别人,你的职...
  • 医学论文讨论部分写作要点 讨论部分是医学论文写作必不可少的一个组成,在论文写作时也需要格外注意,那么讨论部分的写作要点是什么呢? 1.以本研究结果...
  • 如何选择适合自己专业学术著作挂名档案类专著挂名方法 如何选择适合自己专业学术著作挂名档案类专著挂名方法
  • 出版教材主编排名有无先后? 一般一本正规教材只能有三个主编,且只有这三个主编能在CIP数据信息上显示并在新闻总署官网上查询得到。主编可以用来评正高级...
  • 评职称为什么要选择出版专著挂名?好处有哪些? 为什么职称评审要选择出版专著挂名?专著挂名有哪些好处?图书馆专著挂名。。。